Life

书面表达特殊性与博客

人得以交流的途径并不很多——口头、书面,再加上肢体暗示——所以即便是在日常交流里,误会和言不达意也时有发生。而且拜终端移动化和信息碎片化的福,现代人的信息表达越来越不简练,也越来越破碎。 俺的亲身体会是,过去五年间本人的写作水平几乎止步不前:虽然知识面的纵深都不断增加,但写起文章来还是一样朴素无华,并不觉得自己更“会表达”了。除了讲理科(特别是数学)类内容的时候,知识自带结构框架,讲起来不用费力组织,其余的日常感想一类,依然经常觉得无从说起。 细想也是蛮危险的事情,也许有一天我们的文章也变得像IM对话窗口里那样,没有标点[1],甚至没有再没有完整的句子。 介于以上事实,俺其实挺喜欢写信的(不仅是意境上的原因),因为写信(或者邮件)

读「异域镇魂曲」

序: 什么是 异域镇魂曲? 我从没亲自玩过这款游戏: 一方面我出生的时间和游戏上市的时间相去甚远, 我无法接受游戏的画风和素材的图像质量; 另一方面, 游戏没有汉化且冗长, 有一个异域镇魂曲 全游戏流程, 光是看长度就知道有多么不可能了. 但这不影响我被介绍游戏的文章吸引, 并找到了贴吧-异域镇魂曲小说. 小说由游戏忠实粉丝根据全游戏流程完成, 包含台词翻译 (很可惜没有配足够的截图). 作者以合理的顺序完成了游戏中的任务, 甚至在每章结束时附上对本章的复盘和重要性总结. 我还没有读完小说 (大概在60%)的地方. 目前的小说剧情已经展现出了一个错综复杂的个人在多元宇宙中的探索史 --- 他自己的过去和这个世界的过去. 但今次是想谈一谈小说中出现的一些哲学小故事. 要知道, 游戏发布于1999年, 在那时候, 玩家还有心情细细阅读台词. 小说的翻译充满了"英语翻译"

Life

重开: 搁笔三月

题图:5分钟前自家碳 这两天芝村的雪飘得特别欢,昨晚接姐姐放学的路上都能看到被人工/机械铲到路边的雪堆——在风中慢慢融化让气温一直停留在零点以下。 上周的这个时间我还沉浸在考完艺术史的放(吸)纵(屁股)当中,虽然本来就是选了P/NP打分的一门课,但既然都学了便不想只能PASS,希望择日和人聊起时也能侃侃一谈——都没学到能装逼的程度就太亏了。[1] 惨烈的艺术史Paper素材 源 然后刚刚过去的周一晚上看到了同样是一周前考了Final的线代最终成绩是个A,忍不住有点开(侥)心(幸),至少这学期没有拖GPA均分后腿。 大学Final统一给3小时让新生特别迷醉,上周五极度没有耐心地只写了一个小时(水课)微积分就迫不及待冲出来找姐姐——毕竟飞来芝村的航班是当天晚上的。 上周五-芝村夜景 其实上个月的这个时候明明已经来过了,但在quarter当中静不下心写文字recap,

Life

猎户座和人性追求

题图: Orion Nebula 这是更新Ghost 9.0以来第一post,这段时间一直没更新,一方面在忙着玩,一方面在慢吞吞处理出国前后的事情。 “妈的又起这种装逼的标题” 我一向闲下来会去思考瞎想人生轨迹的问题。不过今天想写的却是更广义一点的轨迹——作为人生经历者的轨迹。 标题里之所以会有猎户座,是因为今天重新温补了《银翼杀手》(Blade Runner);如果有读者不熟悉这部电影,概括来说这是一部启发了黑客帝国 攻壳机动队 源代码等一系列对(西方传统的)人性终极问题进行拷问的科幻电影。在银翼杀手里,身为Blade Runner的主角奉命追捕Nexus 6型号的5台人造人,并以跨时代的阴冷蒸汽朋克风格描绘了2019年的洛杉矶。 缓慢的叙事让这部电影在上映时并不卖座,但多年沉淀最终证明了这部电影跨时代的意义,以及其隐藏在动作/剧情主题下实为对“

Tech

Mark Shuttleworth – Ubuntu 操作系统背后的人

Mark Richard Shuttleworth 是 Ubuntu 的创始人,他也有事被称作是 Debian 背后的那个人。他出生于1973年的 Welkom,南非。他不仅是个企业家,还是个太空游客——他是第一个前往太空旅行的独立非洲国家公民。 Mark 还在1996年成立了 Thawte,一家互联网安全企业,那是他还只是 University of Cape Town 的一名金融/IT学生。 在2000年,Mark 创立了 HBD,一家投资公司,同时他还创立了 Shuttleworth基金会,

Tech

Securi-Pi: 使用树莓派作为安全跳板

好久没翻译了 来一篇即将对出国党有用的内容 题图: Raspbian Logo Securi-Pi: 使用树莓派作为安全跳板 像很多 LinuxJournal 的读者一样,我也过上了当今非常普遍的“科技游牧”生活,在网络到网络间,从一个接入点到另一个接入点,我们身处现实世界的不同地方却始终保持统一的互联网接入端。近来我发现越来越多的网络环境开始屏蔽对外的常用端口比如 SMTP(端口25),SSH(端口22)之类的。当你走进一家咖啡馆然后想 SSH 到你的一台服务器上做点事情的时候发现端口22被屏蔽了是一件很烦的事情。 不过,我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有什么网络环境会把 HTTPS 给墙了(端口443)。在稍微配置了一下家中的树莓派 2之后,我成功地让自己能通过接入树莓派的443接口充当跳板从而让我在各种网络环境下连上想要的目标端口。

Tech

Let's encrypt的HTTPS证书的签发与续命

题图 前几日SSL证书挂了几天,虽然我知道本博客本来就没有人看,但毕竟也算是服务中断,在此说一声。 之前我在这篇博客里讲了如何在Ubuntu的Nginx上搭建Let's Encrypt作为加密证书。几个月不见,他们终于好好地做了一个程序用来自动化签发和续期流程。这货叫做 Certbot,挂在电子前哨基金会下面(说起来好像lets encrypt也跟eff有关)。 这个用起来没法更好用了,简而言之就是直接安装certbot,然后用他的一个半自动的交互界面一步步走就行了,几个注意事项: 如果你发现certbot没法自动安装:比如你看到什么and 'x86_64-linux-gnu-gcc' failed with exit status 4,可能是因为你的VPS内存不足(比如我可怜的512M),这时你要做的是暂时service mysql stop就万事大吉了。 另外在一开始选择webroot还是stand

Science

社会、科学研究与经费

Image from: Vice 我猜曾经有伟大的X学家也这么概括过只是我不知道罢了——人类社会的本质是在做恒星(可能不是我们的太阳)射出来的东西的搬运工作。 Which,其实从结果上来看一点都没错:我们的能源(除了核能)都是我们现在的太阳射出来的,我们每天用的东西是靠别的恒星射出来的(比氦重的几乎所有元素)。 以及,如果去掉中间极为复杂的“分配”过程,我们的社会的两段分别是:从地里/山里/海里挖出来 到 吃掉/用掉/丢掉。尽管听上去很智障,但只从实体资源考虑,我们的社会差不多这样几句话就概括完了。 这个事实不禁让我经常在做白日梦的时候思考我该怎么说服自己活着是有意义的——毕竟我们现在回头看1000年前的人(他们当时也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没有意义)的生活,

Life

情书伪作

题图来源 敬启: 写给这位的,姑且叫信,信很早之前就在酝酿之中了,但从来没有下得去笔。而写到今日,也过了足足两周。直到学期的最后一天凌晨,我决定写完它并递出去。 写不出完情书的困难有立场上的,我与收信者,谈不上挚友,但又认识已久;谈不上知己,却偶尔会在一些瞬间相互欣赏(我是这么一厢情愿地想的)。此外,我也不知道该把自己对她的「情」描述为什么种类的情感:虽然有敬仰但没有仰慕到疏远,而说爱慕又太像偷窥狂的单相思。总之理解为欣赏到需要写信说出来不可就行了。 我和收信人第一次见面已经是三年多前了。三年之中的后两年半我每天都会感叹和欣赏时刻从收信人身上扩散开来的……气场。之所以有半年考察期,是因为在我经验中,新同学组班有各种适应模式——这样的气场可能来源于此。而半年后我知道您始终将是这样优雅的了。 所谓让我十分倾慕的可以概括为:

Life

关于广电总局令Papi酱一个月内下架整改

题图 papi酱是今年在微博上以拍短视频吐槽社会生活事情的一个po主。关于她在现实生活,知乎上有这样一段回答: 其实Papi就是中戏的一位普通研究生,仅仅就是一位爱表演的挺逗的普通女孩儿。人家本科是中戏的,之后出来工作了几年,之后因为觉得“自己在社会混不下去”(这是她自己开玩笑这么说的)而重新考回中戏的研究生。她的情况根本不是排名第一的回答里所说的什么卖面膜的澳大利亚某高校艺术留学生。Papi就是一位普通的上海人,爸爸也是上海一位普通的媒体人,老公更是本科时的同班同学,也是普普通通的校园爱情啊。 作者:维瓷(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527534/answer/79927328)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概几天前,广电总局下令papi酱下线整改视频,理由是视频中频繁出现[

Life

谈(日)记

题图 我曾经有一本日记;日记本身还在,用“曾经”纯粹是因为后来我不再使用这本日记了。第一次写那本日记大概是在初中六年级,也就是2010年左右,大概。记得那时候被银魂深深吸引,所以第一页上有日记·改x2之类的neta。 刚开始写那本日记的时候话比较多,因为可以瞻前顾后地讲一通;说是日记,不如说当时的语气有点像写回忆录:加入老年的自己和别人都可以看懂的背景介绍。后来话渐渐少了,变成了记叙每日印象深刻或者稍有感触的事情:比如什么科目学了什么,对自己的职业有点什么想法,班里的小团体格局有了什么变化 etc. 另外记得一个当时日记的习惯癖。每当我第一次在日记里写下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总是写清楚全名和与之相识的简述——也算是符合我希望老年的自己和意外翻阅我日记的人能搞清楚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 后来初中高年级时教师提出了作为作业的一周两记,让我不得不把很多心思写到周记本上,日记遂也就停止了每日记录(其实在那之前我也经常偷懒)。但,周记终究是作业,

Life

再访母系故乡 施工中

题图:Magic: The Gathering, Omniscience art work 题图来自一张叫做 全知全能 的万智牌,效果强大;牌面的插画描绘的是强大的旅法师 杰斯(Jace),在平行宇宙之间看透了无数通往未来的道路并在其中如漫步青云自由选择的场景。 挑选这张插画做题图不是想说脱离相对闭塞的故乡来到城市的母上一家有着如何的自由选择;相反,是想表现认识到无论是何时何地何人,都难以看到哪怕未来道路中的一星半点——自然更谈不上自由选择——的无奈。 26号的周六我和母上因外祖父母与舅舅无法出席,代表这一支去参加表兄的婚礼。婚礼在云湖国际会议中心举办,是典型的外包,我个人无法喜欢起来,又想到多多少少是奉子成婚,心里又淡了一层。 母上家乡的大图景叫做江苏省宜兴市,这个地方盛产茶叶,紫砂壶和一些江苏省普遍的东西(比如美女吗?)。而这片小地方又算是物产不错的(

Life

中国人的麻将心态

题图 这个标题并不是完全恰当的。 首先详述下标题的比喻,麻将心态是指——类似于麻将桌上的常见策略——宁愿破坏自己胡牌的可能性来换取其他人不胡牌的策略。这种本身策略在麻将桌上无可厚非,毕竟很多时候你破坏自己和别人胡牌可能性的理由是:别人花/杠比较多,你的牌型不好……等等;但是当这种心态被不恰当地“引入”了现实世界之后,很多事情的发生就显得非常,荒谬和可怕了。 另外一个不恰当之处是“中国人的”;其实除了中国人的人也会表现出这种心态,只不过其一是麻将在中国的普及程度以及麻将玩家喜欢讨论这种胡牌策略的程度,其二是本人生长和见识的也大多是中国人里发生的事情。因而加入了“中国人的”。 一些认识我的人可能会觉得是我最近被学校拒了受到刺激才写的文章:最近一些人拿到了ED录取依然收到了来自学校的offer,当然了,这其中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来自学校AO的办事不利——部分寄出了撤回申请的人收到了waitlisted(而不是其他)也让人怀疑那些ED又录取的是否也是同样境况。 不过现在要说的例子并不是这个。 更进一步地,

Anime

简评《狼と香辛料》上

题图: 不可考 - - - 其实才单单看了第一季的前六集。说实话跑到海对面补番我是拒绝的,而且在飞机上打开第一集,才发现自己原本好像是想先补 **仰望半月的星空** 来着的。 给人的感觉是美好的旅行故事,这一点又让我想起了很喜欢的虫师;经商的过程也算有趣,正教仿佛是现实中的基督教而异教则有点像日本神道教的八百万众神。,艹狼的故事就此展开。 不会脸红的设定才是正常的设定,严肃的讲道理才会培养出丰满现实的情感,而不是肉番里下半身的坚♂固♂联♂系。 Holo这样活过百年的狼人,成熟机智但喜欢戏弄年下生,有自己的忧伤又半遮半掩向同伴表露的性格,让我想起了现实里认识的人。每次看番总会带进自己的私货,也不知是不是应该。 狼与香辛料 米隆商行点题满分/OP太好听啦

Life

Night x People x Drug (general)

题图:A Dying Art 我怀疑这里有版权问题了 先讲个大道理,我们的这些活动是很无聊的。 今天要飞去灯塔国领卡了,本月3日清晨睡下醒来后有些感慨,但近日事物繁多,又看到国际形势不容乐观,隧烦。 最开始想感慨的东西很简单,只是在一次放荡自己浪费人生的时候恍然发觉玩乐和聚会是如此没有意义的活动:连说好听点的促进人际交往的价值都没有,只是互相借用在「大家一起」的心理躲藏在致梦致欢的状态里而已。这与千年前在路边喝醉的旅人、百年前吸食鸦片的地主,并无本质区别。恒古不变的是人跨越历史,却一直低级且错误地使用身体来获取「异常」—— 这么总结听上去就警示的多了。 原本是想再废几句话写写最近对人生的新认识,但打完后给删了;原因是那些话只是对事实的总结,而我还没想好由此应该得出的结论是什么;总而言之,对于人生的抽象意义,还是毫无头绪。

Life

康德有关上帝存在的道德论证 (杂思一)

我开始有点理解康德的意思,他认为,没有对上帝的信仰,我们的道德和正义感就没有了基础。 Well,不一定存在某个特定宗教意义上的上帝,但总的来说,如果没有一个外在的奖惩机制或者监督机构,我们的道德和正义感无非是我们自己想象出来的,对社会团体的美好愿景。 越来越多的事情正在说明,道德和正义,对某些人而言根本就是放屁。法律和人的道义与本能在足够大的利益面前毫无约束力;所以如果我们坚持我们所认为的道理是“正确的”、“道德的”或正义的,那么除了诉诸社会价值观或外在评判机构以外别无他法。否则我们就将承认,虽然道德和正义感有其物质的,生物性的基础,但在是否能执行它上,我们是毫无为力的;我们只有尽可能地形成有力的执法机构并把这些道义编入法律之中,然后,碰运气地希望它们能起效。 干他妈的一坨屎。 Immanuel Kant

Tech

19 年 KDE 桌面环境开发历程

题图 19年KDE进化历程 注:youtube 视频 概述 KDE – 史上功能最强大的桌面环境之一; 开源且免费。19年前,1996年10月14日,德国程序员 Matthias Ettrich 开始了编写这个美观的桌面环境。KDE提供了诸如shell以及其他很多日常使用的程序。今日,KDE被成千上万人在 Unix 和 Windows 上使用。19年----一个对软件项目而言极为漫长的年岁。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回到最初,看看这一切从哪里开始了。 K Desktop Environment(KDE)有很多创新之处:新设计,美观,连贯性,

MAD企划

最近计划做一个AMV/MAD,素材选好了,主题待定,曲风也待定;应该还是纯剪+能看到故事线的形式。 图曲文无关 其实之前也「尝试」做过好多次,无一例外由于技术/时间原因没做完,所以决定写在没人看的地方骗自己会督促自己做完。话说回来,有人说,如果把计划做的事讲出来,其实不利于完成;不管这么多了。 最近诸事不顺(夸大),快要考虑给网站开个隐藏的 miscellaneous 的tag倒垃圾了(笑)

Anime

On Fate/Stay Night [UBW] 2014

题图:时钟塔学院宿舍 昨天 看到深夜补完了F/SN的2014版 相比于旧Stay Night和现在UBW的正式结局,我更喜欢Sunny Day的结局 Fate/Stay Night的叙事和其他优良作品一样让人感觉意犹未尽,简而言之就是角色饱满到读者很想自己脑补完他们的人生;比如甘城光辉游乐园,也是这样一部作品。仔细想来,Fate/Stay Night之所以造成这样的感觉,是因为士郎、凛以及他们的Servant的形象让日常生活的趣味望不到尽头:有绝对理想跨过无数障碍的人妻士郎、作为士郎老老师和恋人的傲娇凛加上来自不列颠的王;说到Saber,她和士郎在本作中的互动完全是隔靴搔痒的程度,逼着观众去玩游戏中的Saber线路。 其实Fate/Stay Night的故事没那么优秀:比如极为缠绕的卫宫士郎和英灵卫宫的世界观大战,直到最后的最后,其实我依然不能理解;再比如其实对全世界来说,

Science

数学|物理 → 世界

题图:M理论-YouTube 这两天知乎上出现了这么一个问题:学数学的人思维都比较偏激吗?;问题描述如下: 总想搞一个证明出来,总想搞一个非常严谨的证明,就好比求一个复杂的定积分等于某个数值,我觉得用数值积分的办法,如果小数点后二十位都与某个值相同,那么就认为就等于这个值,为什么非得用异常严谨的证明一下,我很喜欢物理的思维,直接做个实验,如果很接近就认为他是正确的。再比如,黎曼猜想,算了那么多零点,我觉得完全可以认为它是正确的,为什么非要走极端搞个证明呢?这让我觉得很偏激。再比如素数判定算法,我觉得概率的算法可靠性非常好,为什么非得搞一个确定性的算法? 2015年11月23日补充 有人用严谨来回答问题,可是我问的是偏激,而不是严谨。如果非要谈严谨, 数学如果真的严谨,为什么非欧几何的创始人刚提出非欧几何的时候被排挤而郁郁而终?康托提出集合论,又为何被当成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