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Thoughts

Product Manual | Cognitive Decline

从宿舍里搬出来这三个月里,家里的包装盒及说明书堆积和被丢弃的速度都非常快。其中最多的肯定是开学第二周的时候伴随宜家家居送达的那一批。装家具大家都懂的,一般总是要读说明书的。宜家的说明书大体上其实画的不错,无论是细节还是在易错零件的装配步骤上对比强调,还是蛮用心的。但最用心的,还是他们不厌其烦地在所有包装袋子和零件上都印上不要吞食和小心窒息 - 自然,主要是针对儿童的。 我其实可以算是个“喜欢读说明书”的人:即便性别认知在长大的过程中有点非传统化,但我从小到大主要扯着大人给买的东西基本还是电子产品。打开包装看到完好的说明书一方面给当时的我带来了剁手的快感(用家长的钱剁手其实更开心),另一方面电子产品的操作指南和指示说明什么的也极大地满足了年幼的我的好奇心。从四驱车到MP3,电子产品因为有零件和包装,总免不了在说明书第一页写一堆警告,更不提经常以单独的一册出现的有毒害物质检测了。我一开始超喜欢读这些说明书的,比如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款充电电池有提到电池含有有毒重金属,但是仅在内部,所以不泄露的情况下是安全的。 读久了肯定会厌的,主要是当年电子产品还没有爆炸发展,所有操作界面翻来覆去也就几种交互模式,很容易给人摸清套路,

Tech Ideas

Steam Machines 与 SteamOS 发布一周年记

去年今日,在非常符合 Valve 风格的跳票之后大众迎来了 Steam Machine 的发布。即使是在 Linux 桌面环境对于游戏的支持大步进步的今天,Steam Machines 作为一个平台依然没有飞跃,而 SteamOS 似乎也止步不前。这些由 Valve 发起的项目究竟怎么了?这些项目为何被发起,又是如何失败的?一些改进又是否曾有机会挽救这些项目的成败? 行业环境 在 2012 年 Windows 8 发布的时候,微软像 iOS 与 Android

Life Thoughts

读「异域镇魂曲」

我还没有读完小说 (大概在60%)的地方. 目前的小说剧情已经展现出了一个错综复杂的个人在多元宇宙中的探索史 --- 他自己的过去和这个世界的过去. 但今次是想谈一谈小说中出现的一些哲学小故事. 要知道, 游戏发布于1999年, 在那时候, 玩家还有心情细细阅读台词. 小说的翻译充满了"英语翻译"的残留气息, 这甚至可以说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让你能还原游戏中的阴森诡异气息 --- 主角无名氏在异界旅行过程中碰到的诸多事情充满悬疑, 让人不住去猜想种种诡异的背后是不是又与主角从前的生命有关.

Life Thoughts

重开: 搁笔三月

这两天芝村的雪飘得特别欢,昨晚接姐姐放学的路上都能看到被人工/机械铲到路边的雪堆——在风中慢慢融化让气温一直停留在零点以下。 - - - 上周的这个时间我还沉浸在考完艺术史的放(吸)纵(屁股)当中,虽然本来就是选了P/NP打分的一门课,但既然都学了便不想只能PASS,希望择日和人聊起时也能侃侃一谈——都没学到能装逼的程度就太亏了。

Tech Ideas

Securi-Pi: 使用树莓派作为安全跳板

像很多 LinuxJournal 的读者一样,我也过上了当今非常普遍的“科技游牧”生活,在网络到网络间,从一个接入点到另一个接入点,我们身处现实世界的不同地方却始终保持统一的互联网接入端。近来我发现越来越多的网络环境开始屏蔽对外的常用端口比如 SMTP(端口25),SSH(端口22)之类的。当你走进一家咖啡馆然后想 SSH 到你的一台服务器上做点事情的时候发现端口22被屏蔽了是一件很烦的事情。

Science Notes

社会、科学研究与经费

我猜曾经有伟大的X学家也这么概括过只是我不知道罢了——人类社会的本质是在做恒星(可能不是我们的太阳)射出来的东西的搬运工作。 ​ Which,其实从结果上来看一点都没错:我们的能源(除了核能)都是我们现在的太阳射出来的,我们每天用的东西是靠别的恒星射出来的(比氦重的几乎所有元素)。 ​ 以及,如果去掉中间极为复杂的“分配”过程,我们的社会的两段分别是:从地里/山里/海里挖出来 到 吃掉/用掉/丢掉。尽管听上去很智障,但只从实体资源考虑,我们的社会差不多这样几句话就概括完了。

Life Thoughts

情书伪作

题图来源 敬启: 写给这位的,姑且叫信,信很早之前就在酝酿之中了,但从来没有下得去笔。而写到今日,也过了足足两周。直到学期的最后一天凌晨,我决定写完它并递出去。 写不出完情书的困难有立场上的,我与收信者,谈不上挚友,但又认识已久;谈不上知己,却偶尔会在一些瞬间相互欣赏(我是这么一厢情愿地想的)。此外,我也不知道该把自己对她的「情」描述为什么种类的情感:虽然有敬仰但没有仰慕到疏远,而说爱慕又太像偷窥狂的单相思。总之理解为欣赏到需要写信说出来不可就行了。 我和收信人第一次见面已经是三年多前了。三年之中的后两年半我每天都会感叹和欣赏时刻从收信人身上扩散开来的……气场。之所以有半年考察期,是因为在我经验中,新同学组班有各种适应模式——这样的气场可能来源于此。而半年后我知道您始终将是这样优雅的了。 所谓让我十分倾慕的可以概括为:

Life Thoughts

关于广电总局令Papi酱一个月内下架整改

题图 papi酱是今年在微博上以拍短视频吐槽社会生活事情的一个po主。关于她在现实生活,知乎上有这样一段回答: 其实Papi就是中戏的一位普通研究生,仅仅就是一位爱表演的挺逗的普通女孩儿。人家本科是中戏的,之后出来工作了几年,之后因为觉得“自己在社会混不下去”(这是她自己开玩笑这么说的)而重新考回中戏的研究生。她的情况根本不是排名第一的回答里所说的什么卖面膜的澳大利亚某高校艺术留学生。Papi就是一位普通的上海人,爸爸也是上海一位普通的媒体人,老公更是本科时的同班同学,也是普普通通的校园爱情啊。 作者:维瓷(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527534/answer/79927328)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概几天前,广电总局下令papi酱下线整改视频,理由是视频中频繁出现[

Life Thoughts

谈(日)记

题图 我曾经有一本日记;日记本身还在,用“曾经”纯粹是因为后来我不再使用这本日记了。第一次写那本日记大概是在初中六年级,也就是2010年左右,大概。记得那时候被银魂深深吸引,所以第一页上有日记·改x2之类的neta。 刚开始写那本日记的时候话比较多,因为可以瞻前顾后地讲一通;说是日记,不如说当时的语气有点像写回忆录:加入老年的自己和别人都可以看懂的背景介绍。后来话渐渐少了,变成了记叙每日印象深刻或者稍有感触的事情:比如什么科目学了什么,对自己的职业有点什么想法,班里的小团体格局有了什么变化 etc. 另外记得一个当时日记的习惯癖。每当我第一次在日记里写下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总是写清楚全名和与之相识的简述——也算是符合我希望老年的自己和意外翻阅我日记的人能搞清楚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 后来初中高年级时教师提出了作为作业的一周两记,让我不得不把很多心思写到周记本上,日记遂也就停止了每日记录(其实在那之前我也经常偷懒)。但,周记终究是作业,

Life Thoughts

再访母系故乡 施工中

题图来自一张叫做 **全知全能** 的万智牌,效果强大;牌面的插画描绘的是强大的旅法师 杰斯(Jace),在平行宇宙之间看透了无数通往未来的道路并在其中如漫步青云自由选择的场景。 挑选这张插画做题图不是想说脱离相对闭塞的故乡来到城市的母上一家有着如何的自由选择;相反,是想表现认识到无论是何时何地何人,都难以看到哪怕未来道路中的一星半点——自然更谈不上自由选择——的无奈。

Life Thoughts

中国人的麻将心态

很难说这种麻将心态(以及其拓展)究竟来自何处,可能是从小中国由于人口社会资源造成的竞争的信息灌输,也可能是来自家长老师的暗示,也可能是我们的文化(书,小说,电视,电影)里已经带有了这种思想。但无论如何,即便人意识到了自己的这种心态,也常常轻而易举地用“万一对自己有好处呢”这样的理由搪塞过去;确实,我们没法唤醒装睡的。

Anime Comments

简评《狼と香辛料》上

题图: 不可考 - - - 其实才单单看了第一季的前六集。说实话跑到海对面补番我是拒绝的,而且在飞机上打开第一集,才发现自己原本好像是想先补 **仰望半月的星空** 来着的。 给人的感觉是美好的旅行故事,这一点又让我想起了很喜欢的虫师;经商的过程也算有趣,正教仿佛是现实中的基督教而异教则有点像日本神道教的八百万众神。,艹狼的故事就此展开。 不会脸红的设定才是正常的设定,严肃的讲道理才会培养出丰满现实的情感,而不是肉番里下半身的坚♂固♂联♂系。 Holo这样活过百年的狼人,成熟机智但喜欢戏弄年下生,有自己的忧伤又半遮半掩向同伴表露的性格,让我想起了现实里认识的人。每次看番总会带进自己的私货,也不知是不是应该。 狼与香辛料 米隆商行点题满分/OP太好听啦

Life Thoughts

Night x People x Drug (general)

题图:A Dying Art 我怀疑这里有版权问题了 先讲个大道理,我们的这些活动是很无聊的。 今天要飞去灯塔国领卡了,本月3日清晨睡下醒来后有些感慨,但近日事物繁多,又看到国际形势不容乐观,隧烦。 最开始想感慨的东西很简单,只是在一次放荡自己浪费人生的时候恍然发觉玩乐和聚会是如此没有意义的活动:连说好听点的促进人际交往的价值都没有,只是互相借用在「大家一起」的心理躲藏在致梦致欢的状态里而已。这与千年前在路边喝醉的旅人、百年前吸食鸦片的地主,并无本质区别。恒古不变的是人跨越历史,却一直低级且错误地使用身体来获取「异常」—— 这么总结听上去就警示的多了。 原本是想再废几句话写写最近对人生的新认识,但打完后给删了;原因是那些话只是对事实的总结,而我还没想好由此应该得出的结论是什么;总而言之,对于人生的抽象意义,还是毫无头绪。

Life Thoughts

康德有关上帝存在的道德论证 (杂思一)

我开始有点理解康德的意思,他认为,没有对上帝的信仰,我们的道德和正义感就没有了基础。 Well,不一定存在某个特定宗教意义上的上帝,但总的来说,如果没有一个外在的奖惩机制或者监督机构,我们的道德和正义感无非是我们自己想象出来的,对社会团体的美好愿景。 越来越多的事情正在说明,道德和正义,对某些人而言根本就是放屁。法律和人的道义与本能在足够大的利益面前毫无约束力;所以如果我们坚持我们所认为的道理是“正确的”、“道德的”或正义的,那么除了诉诸社会价值观或外在评判机构以外别无他法。否则我们就将承认,虽然道德和正义感有其物质的,生物性的基础,但在是否能执行它上,我们是毫无为力的;我们只有尽可能地形成有力的执法机构并把这些道义编入法律之中,然后,碰运气地希望它们能起效。 干他妈的一坨屎。 Immanuel K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