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广电总局令Papi酱一个月内下架整改

题图


papi酱是今年在微博上以拍短视频吐槽社会生活事情的一个po主。关于她在现实生活,知乎上有这样一段回答:

其实Papi就是中戏的一位普通研究生,仅仅就是一位爱表演的挺逗的普通女孩儿。人家本科是中戏的,之后出来工作了几年,之后因为觉得“自己在社会混不下去”(这是她自己开玩笑这么说的)而重新考回中戏的研究生。她的情况根本不是排名第一的回答里所说的什么卖面膜的澳大利亚某高校艺术留学生。Papi就是一位普通的上海人,爸爸也是上海一位普通的媒体人,老公更是本科时的同班同学,也是普普通通的校园爱情啊。

作者:维瓷(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527534/answer/79927328)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概几天前,广电总局下令papi酱下线整改视频,理由是视频中频繁出现[CAO], 卧槽等粗俗词语;这件事发生在她拿到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联合注资1200万人民币之后一个月附近。


其实我个人从来没完整地看过papi酱的任何一个视频,不过[我册那真是fuck了]这类精选语句倒是是不是出现在耳边。说实话倒也不是觉得这种粗俗,而是觉得,对我没啥营养:她要吐槽的事情我自己严肃全面地思考过,而她幽默的流行文化也不怎么对我胃口。

虽然这么说,但我对广电总局这次的行为,反而想法颇多。先摘抄两个知乎回答:

很多人忽略的是,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广电禁粗口,而在于广电根本没有真正禁粗口。所谓规则,不论好坏,首先要有统一的标准,就算有例外也应该有明确的限定,以说粗口禁papi酱是否合理暂且不提,既然不得爆粗口是规则,又没有指出可以爆粗口的场合,那就得付诸于各处,而不是想拍灭谁就拍灭谁,全凭一张嘴,这种没有标准不受控制的权力,是非常可怕的存在。八嘎呀路,是日本人很少会说的脏话,狗日的奶奶的满屏飞,抗日神剧都应该下架整改。老炮儿这等满口脏话的电影,就不应该上映。广电现在是新闻出版巴拉巴拉总局了,什么都管,四大名著中不乏粗口,全部该禁。然而,广电不会也不可能禁这些,所以禁粗口仅仅只是广电随意安置的一个理由,真相是,广电想挥刀就挥刀,想灭谁就灭谁,无关于粗口。

作者:王凌珊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3502337/answer/9579836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赵国政党有一个毛病,或者说,一个特长:它们说的名词从来和地球上其他地方的普适理解不相符。举个例子,赵国的著名外交部发言人曾经说:

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问题的实质是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想在中国闹事。对于抱有这种动机的人,我想什么法律也保护不了他

如果这句话的字面意思没错(事实上我不相信作为外交部发言人她的话会有什么是没经过大脑的),那么它传达的意思非常吓人:法律是给你们屁民互相犯事的时候用的,跟国家安全,党的统治地位有关的事情,法律说了不算。

那好嘛,你就说贵国的宪法根本不是字典上定义的宪法,你这是独裁国家的辅助游戏说明而已——因为玩这个游戏的人根本不需要遵守这些次要规则。

papi酱被广电下令整改,事实上和“无故抓人调查”以及“跳过法律步骤双规党员”是一回事,其本质都是越过号称是国家基本法律的东西,在执行法律未定义的程序,而把这套东西伸出国家安全的范围这么远,尚属罕见(我相信会变得越来越常见)。

奥威尔所担心的预言的, 和赫胥黎担心的预言的,能在一个国家同时出现,真是妙不可言啊。

知乎用户:柔王丸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特别有意思的事,我们国家的人一边喜欢举报别人搞一言堂,一边又喜欢活在娱乐和流行文化里忘记现实的可怕——这两件事情能同时做到,我不得不佩服“适应能力极强”的我们。

此之外有一个答案提到了papi酱融资之后被下手的深层原因是投资方预期在往后推出竞价广告模式——也就是央视春晚的广告模式。

所以广电内心的OS可能是:这个可是我们朝廷的赚钱方子,收益大过天,怎么能给你们刁民拿去用?


说实话要是这个事情出现在5年前,我是不会觉得奇怪的。毕竟当时讲和谐,树文明——说白了干的就是这样的事情,拿着公权以黑箱模式去禁掉一些跟广电总局在外宣布的原因毫无干系的作品。

但是2016年的现在发生这种事情,我觉得非常糟糕——我已经觉得这个国家很糟糕的基础上——因为这是在我们的党执行了1年“法制”方针之后发生的事情。说实话,刁近平上台这么久了,抓掉了这么多所谓的“贪官”,而自己家族还在用姐夫闷声发大财,已经够糟糕了。

就算抛开金钱利益不说,向法制迈进了这么久的今天,国家从上到下的产业依然笼罩在各个党的部门,无形无标准的——想砍谁就砍谁的——刀下。

而这个国家的民众有一个好,(不是跑得比西方记者快),跟自己无关人的恶事,总喜欢拍手称快——这个我在之前的一篇谈赵国人麻将心理里讨论过。

每次一个作品被封杀下架,都会有一大批粉丝哭骂广电。
但是也会有海量的网友说:我也不喜欢ta,封杀得好;我没看过,支持封杀;我对ta无感,封就封了吧。
上一波哭骂广电的,和下一波拍手称快的,经常是同一批人。
然后,你就会理解:制度是怎样塑造人,而被塑造的人又是如何维持这个制度的。

作者:刘卿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3502337/answer/9588425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到这个回答我想起自己刚刚念小学二年级的弟弟。有一次回去,晚饭桌上,他跟我描述了个班级里的故事。我听完之后很纳闷:按理说所有这类病态的心理都是后天养成的,那为什么弟弟的他谈吐之间已经带有这个倾向了?难道我们的政党,教育机构乃至家长,从上到下这么善于塑造心理病态的国民?我很难把这种塑造过程归到一个主要原因上——如果能的话就好了。


最后,如果有心,可以去了解一下大洋对岸水生火热的美国社会的相关诉讼,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v. Fox Television Stations, Inc

在此贴一段节选自回答的结论概括:

作者:[小状师张](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3502337/answer/96001195)

至于十四修正案(1868年通过)是什么,很惭愧,只作一点微小的解释。盖因此修正案实在过于博大精深,影响如此之深远,有第二次制宪之说。
事实上,此修正案非常短,只有两页纸,五段话,但在各大法学院,它可以专门开一门课,学分和《刑法》一样多的课。在这里,我原文抄写当中被引用最多的一句话:
"Nor shall any State deprive any person of life, liberty, or property, without due process of law."

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

美邦蛮夷之国,自废除黑奴,到种族平权、教育平权,再到堕胎、同性婚姻,甚至到选举纷争,最后数十页上百页的判决,其法理全部都基于这一修正案。而这么多的聪明人,花了先后十年的时间和数不清的资源,真正要争取的,并不只是在电视上说一句“操”。

最近赵国政府越来越激动,越来越收紧政策,相当让人怀疑有什么形式正在形成;看来这个社会不仅需要周树人接咆哮,还得请周总理来文化领域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