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cience

社会、科学研究与经费

Image from: Vice


我猜曾经有伟大的X学家也这么概括过只是我不知道罢了——人类社会的本质是在做恒星(可能不是我们的太阳)射出来的东西的搬运工作。

Which,其实从结果上来看一点都没错:我们的能源(除了核能)都是我们现在的太阳射出来的,我们每天用的东西是靠别的恒星射出来的(比氦重的几乎所有元素)。

以及,如果去掉中间极为复杂的“分配”过程,我们的社会的两段分别是:从地里/山里/海里挖出来 到 吃掉/用掉/丢掉。尽管听上去很智障,但只从实体资源考虑,我们的社会差不多这样几句话就概括完了。


这个事实不禁让我经常在做白日梦的时候思考我该怎么说服自己活着是有意义的——毕竟我们现在回头看1000年前的人(他们当时也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没有意义)的生活,会觉得他们的科技文化水平低下,社会结构效率差,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十分扭曲 等等。我猜23世纪的人(假如有)回过头来看我们也几乎是个差不多的情况。

所以问题来了,我们社会中的什么部分,为了什么,改变了?以至于仅仅百年后人对生活的理解完全不同了。在我看来答案无非是:科技发展了——好吧我知道这听上去很错误,毕竟我们每天又不是流水线上的机器人除了科技水平以外不需要任何东西。但我的意思是,改变最大的(也是影响了社会最多的),归根结底是科技问题——不然我们也不会浪费之前的3000年解决粮食问题了。

澄清:我绝对没有反过来说科技进步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意思。毕竟你要知道就算是2016年,地球上还有两个国家不能用Google搜索文献——这tm跟科技一点关系都没有。


为了更进一步阐述“科技推动社会改变”是什么意思,让我们回到自然哲学的起点附近,当一坨人还在做有关日心说/地心说辩论的时候。

现在要我们想象没有科学研究方法的社会是不可思议的,但事实上在伽利略(这人16世纪才来)时代附近之前,所谓搞“自然哲学”的人,大多有“数学幻想综合征”(抄送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他们是我十分尊敬的自然哲学先锋))。

这个综合征是指:先固定自己想象的数学模型,再反过来解释观察结果(地心说里的本轮模型就是这么一坨东西:先假定地球是中心,并且所有天体运动都是某些完美的圆形轨迹的组合)。说到这种“研究”方法,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抄送各大宗教,但那个下次再说。

然而当科学方法被逐渐引入了之后(说实话我甚至很难找到可以用来和“科学方法”做比较的其他【有效研究方法】,is there any??? 为什么我们这么晚才开始运用它),关键的生产问题几乎都解决了,我们甚至捣鼓出了电脑,火箭,引力波探测器,对撞机和人工智能。

真刺激


所以这一切和,经费,有什么关系?好吧,事情是这样的,科研之所以是研究而不是生产,一方面是因为你不能确保研究结果能成功转化成产品。另一方面,有时候研究者根本不觉得一个项目能转化成商业产出。举个例子,虽然搞理论物理的人经常举相对论——GPS的例子,但其实这个对撞机里搞出来的物理定律不尽然相同。广义相对论的适用能标很广,完全覆盖了我们日常生活,所以他很重要,而且相对论所描述的现象很宏观可见,甚至只需要一架民航客机起飞再降落。但对对撞机里的那些东西,hoho,除非哪天我们真的要搞量子传送活人或者光速旅行或者人造黑洞的时候,大概才用得上。

当然,退一步说任何新的科研领域都会催生很多辅助领域的繁荣,比如互联网就诞生于高能物理实验。所以也许我们还有一些,比较实际的理由,继续搞科研,从钱的角度上讲。


回到一开始说的社会,其实本篇作成的最大动力,是我希望能尽快想清楚,为什么我会有一种【人类的大多数活动在几个世纪之后都会消失在社会的记忆力,而唯有科学和技术的一次次革新会永远留在人类文明的知识树殿堂里】。固然,十字军东征,二战,大萧条,次贷危机等等,也会留在人类的历史里,但你我都知道,这不是一回事。

让我觉得有些难过的地方是,人类社会还有这么多欺瞒和发展不均衡,以至于大多数人一辈子考虑的都是温饱而不是其他——正如百年前的科学家描述的,科研是富人的活动。而更神奇的是,百年前爱因斯坦在专利局里写论文的时候,有人在吸大麻,有人在酗酒——一百年后上千科学家同处一地在合作科研的时候,依然有人在吸毒酗酒。人类的社会是如此有意义,以至于绝大多数人所做的事情都是在取悦这几秒里的自己,而方式是那么的原始以至于几个世纪以前已经被人忘记了的社会里人们就已经在这么做了。

这么说多少有点装清高,看不起世俗生活的感觉。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看待人生和人类全体的,比如,你会不会希望自己从事的行业对人类产生长远的意义——which 很显然 扫马路和种田一般都不算——即便我们都知道这两者现在都很重要也必不可少。但如果有选择权的话,我觉得没人会希望在自己暮年之时回顾自己从事的行业,发现自己的行业已经消亡,而没有在社会发展里留下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