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伪作

题图来源 敬启: 写给这位的,姑且叫信,信很早之前就在酝酿之中了,但从来没有下得去笔。而写到今日,也过了足足两周。直到学期的最后一天凌晨,我决定写完它并递出去。 写不出完情书的困难有立场上的,我与收信者,谈不上挚友,但又认识已久;谈不上知己,却偶尔会在一些瞬间相互欣赏(我是这么一厢情愿地想的)。此外,我也不知道该把自己对她的「情」描述为什么种类的情感:虽然有敬仰但没有仰慕到疏远,而说爱慕又太像偷窥狂的单相思。总之理解为欣赏到需要写信说出来不可就行了。 我和收信人第一次见面已经是三年多前了。三年之中的后两年半我每天都会感叹和欣赏时刻从收信人身上扩散开来的… »

关于广电总局令Papi酱一个月内下架整改

题图 papi酱是今年在微博上以拍短视频吐槽社会生活事情的一个po主。关于她在现实生活,知乎上有这样一段回答: 其实Papi就是中戏的一位普通研究生,仅仅就是一位爱表演的挺逗的普通女孩儿。人家本科是中戏的,之后出来工作了几年,之后因为觉得“自己在社会混不下去”(这是她自己开玩笑这么说的)而重新考回中戏的研究生。她的情况根本不是排名第一的回答里所说的什么卖面膜的澳大利亚某高校艺术留学生。Papi就是一位普通的上海人,爸爸也是上海一位普通的媒体人,老公更是本科时的同班同学,也是普普通通的校园爱情啊。 作者:维瓷(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527534/answer/ »

谈(日)记

题图 我曾经有一本日记;日记本身还在,用“曾经”纯粹是因为后来我不再使用这本日记了。第一次写那本日记大概是在初中六年级,也就是2010年左右,大概。记得那时候被银魂深深吸引,所以第一页上有日记·改x2之类的neta。 刚开始写那本日记的时候话比较多,因为可以瞻前顾后地讲一通;说是日记,不如说当时的语气有点像写回忆录:加入老年的自己和别人都可以看懂的背景介绍。后来话渐渐少了,变成了记叙每日印象深刻或者稍有感触的事情:比如什么科目学了什么,对自己的职业有点什么想法,班里的小团体格局有了什么变化 etc. 另外记得一个当时日记的习惯癖。每当我第一次在日记里写下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总是写清楚全名和与之相识的简述— »

再访母系故乡 施工中

题图:Magic: The Gathering, Omniscience art work 题图来自一张叫做 全知全能 的万智牌,效果强大;牌面的插画描绘的是强大的旅法师 杰斯(Jace),在平行宇宙之间看透了无数通往未来的道路并在其中如漫步青云自由选择的场景。 挑选这张插画做题图不是想说脱离相对闭塞的故乡来到城市的母上一家有着如何的自由选择;相反,是想表现认识到无论是何时何地何人,都难以看到哪怕未来道路中的一星半点——自然更谈不上自由选择——的无奈。 26号的周六我和母上因外祖父母与舅舅无法出席,代表这一支去参加表兄的婚礼。婚礼在云湖国际会议中心举办,是典型的外包,我个人无法喜欢起来, »

中国人的麻将心态

题图 这个标题并不是完全恰当的。 首先详述下标题的比喻,麻将心态是指——类似于麻将桌上的常见策略——宁愿破坏自己胡牌的可能性来换取其他人不胡牌的策略。这种本身策略在麻将桌上无可厚非,毕竟很多时候你破坏自己和别人胡牌可能性的理由是:别人花/杠比较多,你的牌型不好……等等;但是当这种心态被不恰当地“引入”了现实世界之后,很多事情的发生就显得非常,荒谬和可怕了。 另外一个不恰当之处是“中国人的”;其实除了中国人的人也会表现出这种心态,只不过其一是麻将在中国的普及程度以及麻将玩家喜欢讨论这种胡牌策略的程度,其二是本人生长和见识的也大多是中国人里发生的事情。因而加入了“中国人的”。 一些认识我的人可能会觉得是我最近被学校拒了受到刺激才写的文章:最近一些人拿到了ED录取依然收到了来自学校的off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