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fe Thoughts

情书伪作

题图来源


敬启:

写给这位的,姑且叫信,信很早之前就在酝酿之中了,但从来没有下得去笔。而写到今日,也过了足足两周。直到学期的最后一天凌晨,我决定写完它并递出去。

写不出完情书的困难有立场上的,我与收信者,谈不上挚友,但又认识已久;谈不上知己,却偶尔会在一些瞬间相互欣赏(我是这么一厢情愿地想的)。此外,我也不知道该把自己对她的「情」描述为什么种类的情感:虽然有敬仰但没有仰慕到疏远,而说爱慕又太像偷窥狂的单相思。总之理解为欣赏到需要写信说出来不可就行了。

我和收信人第一次见面已经是三年多前了。三年之中的后两年半我每天都会感叹和欣赏时刻从收信人身上扩散开来的……气场。之所以有半年考察期,是因为在我经验中,新同学组班有各种适应模式——这样的气场可能来源于此。而半年后我知道您始终将是这样优雅的了。

所谓让我十分倾慕的可以概括为:优雅。我毫无提倡以貌取人的意思,我指的是举手投足间与面部肌肉控制产生的复合感觉——毫无破绽的契合与控制。我经常以这个标准来衡量自己和别人的“内在能力”(一种很抽象的):当我自己笑到忘我或者嗔怒溢于言表过后,我都会反思自己的失态。倒不是觉得被别人看到这样的自己会损害形象,而是我觉得那一刻自己的理智丢失在了感性冲动的惯性里失去了控制。

有很多个瞬间,看到周围人都沉浸在肤浅和低俗的事情中时,我会转身去看一眼您的身影(毫无疑问相比收信人我也经常陷身肤浅之中):您从没有让我失望过,哪怕是我看到的所有人都高兴地享受片刻沉醉,您依然冷静地和我一样仿佛在一个安静的空间里看黑白哑剧。

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在我虽说极其有限的阅历里,就算移除年龄限制,收信人您也是top3的——我不知道其他人内心到底能不能置身事外反思,但我知道他们行动上是不行的。我曾经无数次希望我最重要的人能在这方面和我一致——一起看淡那些不重要的事情,对那些容易激动着冲刺过人生中事件的人淡淡一笑,然后细细品味每件发生事情的真正原因和意义。我从来没有成功过,这个希望也没有成为硬性标准——因为它其实是一个伪命题,人性和冷漠的取舍永远只是度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我为这样的能力倾心。

不知道此样品质除了带给人效率和表现稳定以外会不会意味着更多更深层的优势,但无论如何,我毫无保留地给出我的欣赏,以及对收信人未来最好的祝福——虽然那可能并没什么用。

我恐怕有更多的话想说给你听——比上面这些没有组织和中心思想的话要强一些——但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收信人对我可能将要进行的胡言乱语有什么想法所以还是在此搁笔。

4/22/2016 凌晨2点 高中日常的最后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