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猎户座和人性追求

题图: Orion Nebula 这是更新Ghost 9.0以来第一post,这段时间一直没更新,一方面在忙着玩,一方面在慢吞吞处理出国前后的事情。 “妈的又起这种装逼的标题” 我一向闲下来会去思考瞎想人生轨迹的问题。不过今天想写的却是更广义一点的轨迹——作为人生经历者的轨迹。 标题里之所以会有猎户座,是因为今天重新温补了《银翼杀手》(Blade Runner);如果有读者不熟悉这部电影,概括来说这是一部启发了黑客帝国 攻壳机动队 源代码等一系列对(西方传统的)人性终极问题进行拷问的科幻电影。在银翼杀手里,身为Blade Runner的主角奉命追捕Nexus 6型号的5台人造人,并以跨时代的阴冷蒸汽朋克风格描绘了2019年的洛杉矶。 缓慢的叙事让这部电影在上映时并不卖座,但多年沉淀最终证明了这部电影跨时代的意义,以及其隐藏在动作/剧情主题下实为对“

Science

社会、科学研究与经费

Image from: Vice 我猜曾经有伟大的X学家也这么概括过只是我不知道罢了——人类社会的本质是在做恒星(可能不是我们的太阳)射出来的东西的搬运工作。 Which,其实从结果上来看一点都没错:我们的能源(除了核能)都是我们现在的太阳射出来的,我们每天用的东西是靠别的恒星射出来的(比氦重的几乎所有元素)。 以及,如果去掉中间极为复杂的“分配”过程,我们的社会的两段分别是:从地里/山里/海里挖出来 到 吃掉/用掉/丢掉。尽管听上去很智障,但只从实体资源考虑,我们的社会差不多这样几句话就概括完了。 这个事实不禁让我经常在做白日梦的时候思考我该怎么说服自己活着是有意义的——毕竟我们现在回头看1000年前的人(他们当时也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没有意义)的生活,

Science

数学|物理 → 世界

题图:M理论-YouTube 这两天知乎上出现了这么一个问题:学数学的人思维都比较偏激吗?;问题描述如下: 总想搞一个证明出来,总想搞一个非常严谨的证明,就好比求一个复杂的定积分等于某个数值,我觉得用数值积分的办法,如果小数点后二十位都与某个值相同,那么就认为就等于这个值,为什么非得用异常严谨的证明一下,我很喜欢物理的思维,直接做个实验,如果很接近就认为他是正确的。再比如,黎曼猜想,算了那么多零点,我觉得完全可以认为它是正确的,为什么非要走极端搞个证明呢?这让我觉得很偏激。再比如素数判定算法,我觉得概率的算法可靠性非常好,为什么非得搞一个确定性的算法? 2015年11月23日补充 有人用严谨来回答问题,可是我问的是偏激,而不是严谨。如果非要谈严谨, 数学如果真的严谨,为什么非欧几何的创始人刚提出非欧几何的时候被排挤而郁郁而终?康托提出集合论,又为何被当成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