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fe

猎户座和人性追求

题图: Orion Nebula


这是更新Ghost 9.0以来第一post,这段时间一直没更新,一方面在忙着玩,一方面在慢吞吞处理出国前后的事情。

“妈的又起这种装逼的标题”


我一向闲下来会去思考瞎想人生轨迹的问题。不过今天想写的却是更广义一点的轨迹——作为人生经历者的轨迹。

标题里之所以会有猎户座,是因为今天重新温补了《银翼杀手》(Blade Runner);如果有读者不熟悉这部电影,概括来说这是一部启发了黑客帝国 攻壳机动队 源代码等一系列对(西方传统的)人性终极问题进行拷问的科幻电影。在银翼杀手里,身为Blade Runner的主角奉命追捕Nexus 6型号的5台人造人,并以跨时代的阴冷蒸汽朋克风格描绘了2019年的洛杉矶。

缓慢的叙事让这部电影在上映时并不卖座,但多年沉淀最终证明了这部电影跨时代的意义,以及其隐藏在动作/剧情主题下实为对“人性本源”追问的主题的开创性。


今天还有另一件触动我的事情: 如何看待 19 岁少年想做出在目前 Intel 同等计算性能下降低 80% 功耗的全新电路系统芯片?

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读到此新闻的评论了,但在这个自己即将平庸地去读大学的时间点上,这个评论再次让我很羡慕,甚至有点绝望——有这么机智的人世界为何还需要我们这种弱智活着?种地吗?


人的绝望通常产生于那个能够理解差距和绝境的瞬间:好比北极熊不会因为年平均冰川融化而绝望一样——而我们却被赋予了理解这种差距的必要知识,这是另一种级别的绝望了。

其实用【绝望】是过分了的,我还不至于这么嫉妒:天才这么多,大家还照样活下去;但正因为同时看了Blade Runner——纵使像人造人Roy一般天资,凌驾于星球的智力与肉体的顶点,依然要被历史洪流洗刷到不可分辨。在虚构的2019时代里,Nexus人造人去追寻自己生命答案的行为,其实与我们像自然追寻答案无异——只不过他们知道他们的直接来源是有人性的而我们不知道罢了。

如果这样的生命最终都会像眼泪一样在雨中消逝,那平庸的个人除了在百无聊赖的日常里消磨生命与自己制造乐趣以外究竟有何出路?

如果有一日我想清楚了,要么是由于我先接受了自己平庸的事实,要么是我想好怎么死了。


最后上一段优秀的演员开拍前半即兴的最终台词,这段台词让我理清了脑海中一直有的一个想法:在客观事实的碾压下,一切试图细腻地通过人文推敲得出自然奥秘的想法都显得那么孱弱。

Roy Batty:

我见过你们人类难以置信的事,我见过宇宙战舰在猎户星座的边缘被击中,燃起熊熊火光。我见过C型射线,划过‘Tanhauser Gate’那幽暗的宇宙空间。然而所有的这些时刻都将消失在时间里,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一样。 死亡的时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