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fe Thoughts

中国人的麻将心态

题图


这个标题并不是完全恰当的。

首先详述下标题的比喻,麻将心态是指——类似于麻将桌上的常见策略——宁愿破坏自己胡牌的可能性来换取其他人不胡牌的策略。这种本身策略在麻将桌上无可厚非,毕竟很多时候你破坏自己和别人胡牌可能性的理由是:别人花/杠比较多,你的牌型不好……等等;但是当这种心态被不恰当地“引入”了现实世界之后,很多事情的发生就显得非常,荒谬和可怕了。

另外一个不恰当之处是“中国人的”;其实除了中国人的人也会表现出这种心态,只不过其一是麻将在中国的普及程度以及麻将玩家喜欢讨论这种胡牌策略的程度,其二是本人生长和见识的也大多是中国人里发生的事情。因而加入了“中国人的”。


一些认识我的人可能会觉得是我最近被学校拒了受到刺激才写的文章:最近一些人拿到了ED录取依然收到了来自学校的offer,当然了,这其中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来自学校AO的办事不利——部分寄出了撤回申请的人收到了waitlisted(而不是其他)也让人怀疑那些ED又录取的是否也是同样境况。

不过现在要说的例子并不是这个。

更进一步地,还可以讨论一个麻将心态的延伸扩展,或者说是,极端到文革时期或者1984架空老大哥世界里存在的一种 告密文化的社会现象。最可怕的是,有时候这种“告密”并不是冲着悬赏去的——甚至不是精神上的“悬赏”。比如:
“天哪你居然要出国读研究生,我要去跟辅导员说给你做心理工作”
“什么你们Steam正版玩家太多了导致破解组不破解了?我们去举报Steam上的游戏吧”
“你的微博里居然有反共新闻?先让我读一读然后举报了吧”

说到举报,微信(尽管这个软件带来的社交让我深恶痛绝)的缔造者张小龙建议把文章菜单里的“举报”更换成“投诉”,为了就是去除这种“意识形态告密”的感觉,值得赞赏。

不难看出,除了一些非法的或者隐晦的利益,这里其实并不存在什么实际的“利己”,无非是满足了一种扭曲病态的“损人”心理;毫无疑问这和开头讲的,“不恰当引入现实世界”是一致的。

很难说这种麻将心态(以及其拓展)究竟来自何处,可能是从小中国由于人口社会资源造成的竞争的信息灌输,也可能是来自家长老师的暗示,也可能是我们的文化(书,小说,电视,电影)里已经带有了这种思想。但无论如何,即便人意识到了自己的这种心态,也常常轻而易举地用“万一对自己有好处呢”这样的理由搪塞过去;确实,我们没法唤醒装睡的。